当前位置: 新闻 >> 龙泉新闻

70年70事:一渠清水从何来?1970年东风渠第六工程动工,将岷江水引到龙泉山

发布日期:2019-09-09 来源:原创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追忆历史、展望未来,为全方位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龙泉驿的发展历程,进一步汇聚全区上下凝心聚力抓发展的信心与力量,助力建设“一区一城”,见证哥与区档案馆联手,拂去历史的尘埃,穿越70年尘封的记忆,共同追寻那些发生在每一年里的重大历史事件,在追忆中凝聚前行的力量。今天,见证哥将给大家带来第五期,一起来追忆吧~


1969年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1969年1月,全区动员区内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至1979年共动员本区城镇和知青九十四名到温江、洪雅、郫县插队落户和到云南支边,外地知青从1962年起陆续来区插队落户,至1979年区内共接受安置外地和区内知青六千一百四十八人,1979年后绝大部分返城安排工作。


▲70年代十陵公社迎接下乡知青





1970年  洛带客家人与龙泉山隧洞



       四川省革委在继续抓紧三线建设的同时,面对1967年开始的全省农业生产几年下降,城乡人民生活困难的严重情况,将兴修水利和扩大灌区,再一次提上重要工作日程。1970年,东风渠第六期工程开始动工,这次工程计划通过挖隧洞,将岷江水引到龙泉山东麓,这是一次极具挑战的水利工程会战。为了加快掘进速度,除了两头同时掘进之外,还在山顶位置同时打了14个斜井,如此一来,就有16个作业面同时开工。


▲龙泉山隧洞正面


      洛带以客家人为主的工作队四营负责灯杆堡一带,由四号斜井进入山体。施工程序先是炮工打孔放炮,然后是挂马门,即用木料支撑住爆破形成的截面,随后,民工用电钻和铁锤将爆破形成的石块破碎,接下来,用桃型镢头和撮箕将石渣传出,放在卷扬机上送出隧道。紧接着,开始在初步形成的隧道中搭起拱架,再由石工前来建造石拱,一段完成后继续下一段。施工过程中缺氧和塌方是威胁施工人员的两大难题,稍微不注意,就可夺人性命。他们在中铁二局借了几台鼓风机,却没有送风铁管,就用篾条编一个竹筒,周围再用猪血和牛皮纸糊起来,成了简易的送风管。但牛皮纸被地下水浸湿、破裂,另外因为接头太多,空气压力一稍大就裂开了。没有办法,只有缩短单个班次的施工时间,之前是几个小时一班,而后来换成半小时一班,甚至10多分钟一班,民工们往往是憋着一口气进隧道干一阵,然后冲出隧道,呼吸几口空气,再冲进去,继续干,最终仍然按计划时间完成工作。洛带人这种在没有工资、不与自身利益相关的工作岗位上,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奉献汗水、智慧、甚至生命的事迹令人感动,被树立为著名的“灯杆堡精神”。

640.webp (2).jpg

▲龙泉山隧洞侧面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龙泉山输水隧洞净高4.6米,净宽3.4米,全长6274米,不用一根钢筋,共用条石40多万块,将岷江水引到张家岩水库,再通过南北渠输送到龙泉湖和三岔水库,浇灌原本干涸的土地,实际这一伟大创举有赖于背后默默奉献的一帮人,真正体现了“人民是真正的英雄”。



1971年  大力建设提灌站



      为了更好地抓好农业,1970年7月22日,省革委计委写出了《四川省“四五”水利规划的意见》,强调在抓好中小型水利工程配套的同时,要再兴建一批必要的和可能的骨干工程,增加机电提灌设备。这使得境内的提灌站在1971年又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70年代老成渝路飞龙湖旁建设提灌站


640.webp (3).jpg

▲宝狮湖五级提灌站管道


      东风渠各主要干渠建成后,区内平坝区丘陵地带先后受益,但因地势起伏及距离干渠较远,还有部分位置较高的农田不能自流灌溉,必须发展提灌。这也是东风渠灌溉工程的进一步延伸,相应设计配套工程包括提水制高点的选择(可依托天然山岭或新修高渠),提灌控制面积的计算及相应送水渠的新建或扩建,提水站机房的建设和管理(要配套变压器、交通方便的地方还可配套加工房),引水支渠的新建或扩建,当地渠道岁修工程的工作制度等。

640.webp (4).jpg

▲龙泉镇刘稀饭提水站是区境装机容量最大、提灌面积最广的提灌站


      慢慢人们发现,区境又多了一道景观,即落差几十上百米的提灌输水管、长松乡甚至修建了五级引水上山的提灌站,每到用水季节,利用高处哗哗流动的水沟,几亩水塘就可以控制百亩以上水田旱地的灌溉用水。农民再不用为春旱、夏旱发愁,水稻的播种面积进一步扩大,并且产量稳定。据统计,区境最终固定提灌站共装机450台、1.14万千瓦,提水控灌面积占全区耕地约60%。



1972年  龙泉氮肥厂正式投产



     1970年的“四五”计划中,中央政府要求各省区发展小煤矿、小钢铁厂、小化肥厂、小水泥厂和小机械厂,并由中央财政拨出专项资金。区境的“五小”工业也随之发展,其中代表性企业是向阳桥附近的氮肥厂和洪河水泥厂。


▲龙泉氮肥厂正式投产的通知,在之后较长时间,龙泉氮肥厂都是区上乃至市上的重点企业


      1971年初,四川省抓了48套小氮肥建设,到年底即已建成24套,其中包括11月1日开始试生产的龙泉氮肥厂。由于这是首批区属较大的企业,管理人员是区机关委派的,工人是从全区选拔和推荐的社员积极分子,都没有工厂经验,造成管理水平低下,设备使用问题频频发生,工厂亏损在所难免。当时的“龙泉驿区革命委员会”查明原因后,于1972年1月13日下文,首先是稳定工厂大局,其次指示“望抓紧设备检修、尽快恢复生产、加强企业管理、建立健全规章制度”,最后规定“所产肥料,统一由区生产指挥组分配,商业部门经营”。随着化肥工业的迅速发展,区境农用化肥施用量也大幅度提高,这对于农业增产,起了重要的作用。

      这座矗立在向阳桥旁的氮肥厂,因其体量巨大、烟囱高耸,是很多从老成渝路过往之人对区境工业最直观的记忆。后来因为其转型为成都化工碳素总厂,配套了一条天然气管道,还使得龙泉镇的居民于1987年就使用上了天然气。



1973年 第一届贫下中农代表大会召开



     1973年10月16日至21日,我区在龙泉镇召开区第一次贫下中农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第一届区贫协委员会和出席市贫协会的代表。这段时间,阶级斗争为纲仍然是社会的主旋律,此次大会标志着贫协组织恢复,并要进一步发展贫协会员。   

640 (1).webp.jpg

▲70年代初期听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在“文化大革命”中,基层贫协组织虽形成自流状态,但仍有活动。1968年8月,中央发出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指示,在社、队革命委员会领导下,各地均向学校派进贫下中农宣传队,成立以贫下中农宣传队为主,有教师代表参加的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委员会(或“小组”),决定学校一切重大事宜。此后,贫下中农宣传队也进驻农村商业、供销、医疗等单位,领导这些单位进行“斗批改”。这年末,中央号召城镇初、高中毕业生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各地贫协普遍担当起管理、教育知识青年的责任。


▲昔日保安二队


      1973年后,主要是组织贫农下中农参加农村的“斗批改”,结合“批林批孔”,持续进行批判农村出现的自由种植、贪污盗窃、副业单干、扩大自留地、分光吃净等资本主义倾向,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后来贫协全面推广渭南县布王大队建立“两帐一馆”(贫下中农在旧中国的受苦帐,新中国的幸福帐,阶级教育馆)的经验,对农民群众进行阶级教育和基本路线教育。在大队、生产队领导班子中,贫下中农成份的干部占三分之二以上;社、队讨论、决定重大问题时,事先要通过多种方式征求贫下中农意见;开门整风时,也请贫下中农代表参加。

      在强调划分层份的时代,经济落后的贫下中农政治地位却很高。



信息中心
周热点 +更多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