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ap专题新闻

壮丽70年|医院从低矮瓦房到现代化高楼大厦

发布日期:2019-09-29 来源:原创

新中国成立70年,随着经济腾飞,科技进步,龙泉驿区的医疗卫生事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听诊器、体温计、血压计到CT、核磁共振、DR系统,从低矮的医院门诊楼到现代化高楼大厦,从稀缺单一的药品到种类齐全的医药和保健用品,我区的医疗卫生事业飞速发展。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华诞,1949年出生的共和国同龄人也已迈入古稀之年。在区卫健系统内,有这样一群与共和国同岁的人,他们见证了新中国一点一滴的变化,也亲历了我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今天,我们共同来聆听他们讲述的成长故事,与他们一同回顾奋斗历程,感受时代变迁。

区医院

日子从苦到甜这一生无怨无悔

70载流年似水,透过一人历经的风雨,也可一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的沧海桑田。

日前,记者来到华西龙泉医院退休职工李功萍的家里,一壶清茶、几张闲凳,谈笑风生忆往昔,也向记者展开了一幅几十年来我区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缩影。

回忆往昔

日子苦中也有乐

李功萍和老伴住在华西龙泉医院的职工宿舍。虽已70岁,但精神十足,刚从菜市场买完菜归来的她与记者约到了宿舍外的驿马河畔见面。

忆及当年,今年70岁的李功萍最有发言权。“我当过知青,也是工农兵学员,从最艰苦的岁月到如今美好的日子,我都经历了。”李功萍说,1968年,她回乡在柏合镇当知青,四年后,又分配到柏合镇的大队医疗点,在那里干了三年。之后成为工农兵学员,在华西进修了三年,期间包括内科、外科、儿科、妇科等专业的学习。“1975年毕业回来后,我就到区医院工作了。”

山坡上的两排房子,都是三层楼,拼拼凑凑,便已是当时区上最大的医疗机构,全院工作人员171人。李功萍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医院甚至都没有一间像样的病房,“别说病房,就连医生看诊的地方都很像危房,那时候条件确实有限。”在医疗卫生事业极度不发达的年代,因缺人手,常让医务人员头疼不已,且医生的行医环境十分简陋。回忆中,李功萍还谈到那个年代的“辛酸”:“那年代,到处都是虱子,特别是病床上,把铺盖一掀开,就看得到。自己身上也会有。”

拿出自己的工资让病人买鸡炖汤喝

李功萍介绍,她刚到医院的时候,工资才36.5元,之后从36.5元涨到48.5元再到50多元,一直到1992年,工资涨到了200多元。“一个季度的奖金是1.5元,虽然条件艰苦,但医生护士们都无怨无悔,因为那个时候,医生和病人之间就像亲人,救治了病人,病人也非常感激医生。”

令李功萍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病人得了败血症,除了要进医院花钱之外,家里还有妻儿要养。“败血症需要多补充营养,他说家里没钱了。我就把我身上仅剩的30多元给他,让他去买只鸡来补补。”听李功萍说,当时的工资也就36.5元。“那个病人也姓李,是缘分。我没有想太多,就是想让他赶快好起来。”

看到现在人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医疗技术越来越先进,李功萍心里也很欣慰。“1980年以后,医院的条件开始慢慢改善。从木头床到可以摇起来的钢丝床,从100多人到200多人,医院跟随国家的发展风雨共进。现在华西龙泉医联体建设也是如火如荼,龙泉驿本地人还能享受各种医疗补贴,生活也越来越好。”

如今,区一医院正式冠名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龙泉医院”。华西医院派驻超强管理团队,包括1名院长,2名副院长。以区一医院为中心积极构建“在线+在位”医联体模式,变“百姓追着服务跑”为“服务围着百姓转”,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医疗卫生工作格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感谢祖国感谢党

这是无比美好的年代

今年70岁的叶素华,精神矍铄,声音响亮,走起路来步步生风。退休后的叶阿姨,业余生活丰富多彩。“我下午要出去和朋友聚会,我们约在早上吧。”9月23日,和记者约好时间的叶素华,照料完窗台上的花儿之后,等到了准时赴约的本报记者。“其实,我也没有特别动人的故事,我就讲讲我这一生的经历吧。”

妇产科医生

手就是“眼睛”

出生于1949年的叶素华,是洛带人。1971年下乡到洛带的长安当知青,在长安待了四年后,因父母身边无人照顾,叶素华响应国家号召回到洛带,被分配到洛带卫生院(现区二医院)。

分配到医院的叶素华,便开始了学医的旅程。“我是在简阳的一所卫校学习妇产科方面的知识,学了三四个月,就回到洛带卫生院,跟着医院老师进行实际操作的学习。”听叶素华介绍,当时的洛带是属于简阳辖管,直到1976年才划归龙泉驿区。

“那时医院很小,只有几十个平方,仅有4个医生,一个会计,一个出纳。我和另外一个知青去了之后,医院一共也就8个人。”叶素华回忆道,虽然医生少,但是因为当时医院少,所以前来洛带卫生院就诊的患者还是很多。“每天都有100多人来看病,我记得中医老师用手写处方,手都写软了。”

叶素华告诉记者,当时的妇产科只有两个人,整个科室就几平米,里面一张桌子,就是“手术台”。“有病人来了,要做手术,帘子一拉,就是‘手术室’。而那个时候,我们全靠双手‘摸’。胎位正不正,‘刮宫’是否干净,全靠一双手,手就是‘眼睛’。不像现在,各种先进的仪器,可以辅助检查。”

退休那年搬迁新医院

“其实,我们医院还在洛带的老街上办过公。”叶素华说,大概1978年时,医院搬到洛带老街上,即现在的湖广会馆所在地。工资也从之前的16元涨到24元,每年都会涨一点。

在叶素华的记忆中,最深刻的还是一晚上为三个产妇接生的情景。“我们是连续上两天两夜,再休两天。有一天我值班的晚上,来了三个产妇,从晚上7点过就一直站到第二天6点过,手术完成后,我的腿已经没有知觉,快站不起了。”

因为要保护湖广会馆的文物原貌,医院开始另寻地址修建新院。2001年,医院搬迁到现在的地址洛带镇槐树中街93号。而正是这个时候,叶素华要退休了。“我是帮着把东西搬到医院现在的地址后退休的。那时的退休工资有500元左右,而现在退休工资已涨至4000多元,要感谢党感谢政府,我们才有这么好的日子过。”

生命不息服务不止

今年70岁的邹汉清是客家人。1973年,他进入十陵卫生院(现十陵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式走上医疗工作岗位。

9月24日,记者来到十陵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见到了退休后仍然坚守岗位的邹汉清。虽已年逾七十,但邹汉清面色红润,身体健硕,言谈自如。一辈子从医,我区医疗卫生的发展变化,他看在眼里。

身兼数职

既当医生也管人事

1973年,从部队回来后的邹汉清进入十陵卫生院。“我也是去了洛带医院(现区二医院)进修了一年,之后又去当时的成都市卫校学习过。”从邹汉清的口中得知,他刚到医院时,辅助科室都没有,全院人员不够,他除了当医生还要兼顾人事和会计的工作。“就在一间办公室里面,看完了病人,我还要抽空把会计的工作完成。”

“设施简陋、医疗器具短缺、从医人员少,这是当时医疗机构的普遍现象。刚入行时,医院就两排土块平房,都是土路。我们只能看简单的常见病,药物种类也比较单一。”邹汉清一边回忆一边感叹,因为没有像样的医疗设备,所以医生看病常用“望闻问切”的传统手法,最核心的装备就是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计,俗称“老三样”。由于医生少,病人多,大夫都锻炼成了“全能医生”,什么样的病都要看。设备更加先进服务更加人性化

谈到如今医疗事业的发展与进步,邹汉清连连感叹,“变化太大了,医院的医疗条件、技术、设备都比以前先进,门诊分类也越来越齐全,分工越来越精细化。”

被返聘回医院继续看诊的邹汉清,每天的日子在他眼中,汇成一句话就是“平平淡淡才是真”。“星期一、三、五全天看诊,星期二、四、七上午看诊,周六休息一天。这样的日子,我很满足。”对于一个已古稀之年的老人,每周只休息一天,还奋斗在基层一线,令人敬佩。

“我是一个党员,48年的党龄,能多看一个病人,医好病,我的人生也更有意义。”邹汉清说,今年是新中国七十华诞,祝福祖国未来更加繁荣昌盛,也希望我区的医疗卫生水平越来越高。“我要争取做到生命不息、服务不止。”

如今,十陵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住院部,医生分工明确、科室种类繁多、检查项目齐全、医疗水平先进,医生专科看专病。宽敞舒适的环境,越来越完善的硬件设施和先进的医疗器械,极大改善了群众医疗条件。市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更加快捷、准确、安全、有效的医疗服务,获得感和幸福感也因此越来越强。

祖国培养了我理应奉献我的一生

何全妹,云南人,生于1949年,1980年来到龙泉驿区医院。“我依然清楚记得,退休后的某一天,我正走在龙泉驿的街头,迎面走来一位老乡。她拉过我的手使劲摇晃,嘴里连说着感谢,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我救治过的病人。她认出了我,在感谢我咧!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好的褒奖。”9月24日,何全妹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回忆起往事,历历在目,清晰难忘。

16岁进入财贸干校坐在教室里学习知识

“祖国和党待我不薄,就是祖国培养了我,才有现如今的我。”何全妹告诉记者,16岁,是她人生的转折点。那时云南有一所财贸干校要招生,她有幸成为那一批新生。据何全妹回忆,那时因为缺护理专业的学生,她所在的专业被全部安排去学了护理,从此她就与医疗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们读书,还要给我们发工资,也算工龄,你说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哦,只有我们国家才这么好呀。”言谈中可以感受到何全妹对祖国的热爱与感谢。

在学校学了一年后,17岁的何全妹被分配到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的第一人民医院。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的第一人民医院工作的十多年间,何全妹结婚了。因为其爱人在龙泉驿工作原因,这时又一个难题来了,“是两地分居,还是跟丈夫一同去龙泉驿?”

“那时候,听说龙泉驿的条件很差,而我在云南的生活和工作已经还算是不错了,工作上也很受重视,生活也很美满,如果去了龙泉驿,一切都要从头再来。”这个难题让何全妹好几天都睡不好。

但是为了爱情,何全妹还是背上行囊,与丈夫一同出发来到了龙泉驿。

从破瓦房到现代化医院龙泉驿的变化天翻地覆

1980年,来到龙泉驿区医院。“当时,我第一次来龙泉驿,印象中龙泉驿只有一栋吊脚楼房子,一条街道,更别说医院了。当时的区医院就一个住院部还在山坡上,就是破瓦房。跟我以前所在的医院相比,相差太远了。”何全妹回忆起1980年刚到医院报到时的场景,设备陈旧,人员不够,医院小,破烂……

“那个时候的龙泉驿的医疗条件,确实很差,从病人死亡率就可窥见一斑。”何全妹跟记者讲述了一个令人悲伤却又是那个年代时常发生的事情。她说,当时医院来了一位病人,因为大出血急需输血,但是只能去城里(也就是成都)取血,因为路程遥远交通不便,等把血取回来的时候,病人已经去世了。“病人死亡率跟现在相比,很高。”

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医院发展步入了快车道。如今,设计科学、流程合理、功能齐全、设备设施一流的新医院已投入使用。从破瓦房到现代化的医院,一个个时间节点,见证着一次次跨越发展,龙泉驿就医的方方面面都得到了极大改善。

70年,沧海桑田,何全妹已是退休老者,但她对我区的医疗卫生事业还是非常关心,“希望未来我们能引进更多高科技人才,更多专家,为我区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信息中心
周热点 +更多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