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 >> 聚焦天下

美国:是“我有一个梦想”还是“我已不能呼吸”?

发布日期:2021-01-21 来源:中新网

中新社北京1月19日电 题:美国:是“我有一个梦想”还是“我已不能呼吸”?——记马丁·路德·金第36个纪念日

  作者 邱艺宁  “一百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我梦想有一天……‘人人生而平等’。”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人物马丁·路德·金1963年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反对种族歧视、呼吁自由平等。在他推动《民权法》《选举法》获得通过、废除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尽管在法律层面确定了“人人生而平等”,但隐性的种族歧视与偏见在美国社会依旧根深蒂固。

  2021年1月18日适逢美国第36个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在近4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全美超2600万人参加示威抗议社会不公的美国当下,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似乎渐行渐远。

  撕不掉的“天生的标签”

  “天生的标签”,这一说法来自密西西比州参议员杰斐逊·戴维斯1860年4月12日在美国参议院的一次演说。他在否决了一项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资助黑人教育的法案后声称,政府不是由黑人组成的,也不是为黑人服务的,白人和黑人的种族不平等是“天生的标签”。

  实际上,在北美,种族不平等的历史比美国历史还要久远。

  美国律师伯顿在一国际视频研讨会上表示,美国在历史上曾对印第安人进行种族灭绝,制定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并在二战期间将大批亚裔关入“集中营”,种族歧视问题根深蒂固。

  在托马斯·杰斐逊及其他创始人宣布独立之前,美国人已经就种族不平等为何存在并一直持续至今、美国白人群体为何比美国黑人群体更成功等内容进行了两极分化的讨论:种族隔离主义者把种族不平等归咎于黑人本身,反种族主义者则将种族不平等指向种族歧视。

  然而,在经历了近三个世纪的抗争后,贴在黑人身上的“天生的标签”依然没有被撕掉。

  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研究员郝亚明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反对种族歧视是美国人尽皆知的“政治正确”,但现行社会制度在运行中却会出现种族问题的后果,细化到住房、社会保障等方面都能看到“歧视”的影子。种族问题已经渗入到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

  美国《时代》周刊文章曾道出其历史渊源——几个世纪以来显性和隐性的种族主义政策都给非洲裔美国人的身体、情感和经济蒙上阴影。美国可能认为已经将奴隶制度丢入历史的垃圾箱,但实际上,今天仍然能够看到正在燃烧的种族主义余烬,并且系统性种族主义不知不觉地进入了许多美国人所崇尚并且维护的制度中。

  被击碎的“平等”滤镜

  2020年5月,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跪杀”事件,导致全美至少150个城市爆发了抗议示威活动。

  更令人震惊和遗憾的是,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等呐喊声仍在美国上空回荡的三个月后,威斯康星州非洲裔男子雅各布·布莱克又遭警察从背后连开7枪致瘫。

  上述两则骇人听闻的事件仅暴露美国警察暴力执法问题的“冰山一角”。美国民间研究组织“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搜集的第三方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19年,美国每年约有1100人因警察暴力致死。据《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媒体统计,在美国,非洲裔被警察枪击杀害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非洲裔成年人被监禁的概率是白人成年人的5.9倍。

  郝亚明提到,“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实际上在奥巴马时期就已开始。特朗普执政期更有意无意突破禁忌,白人至上主义回潮,加剧了种族对立。

  美利坚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学教授伊布拉姆·X。肯迪在著作《天生的标签:美国种族主义思想的历史》中指出,种族主义并不是生根于人民的无知与仇恨,而是每个时代掌握权力的人们制造了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政策,进而产生世上的无知与仇恨。

  2020年以来,美国发生了近500起白人至上主义者袭击反种族歧视示威者事件。反诽谤联盟数据显示,2016年,出于种族主义动机的极端主义行为造成的死亡人数占美国恐怖主义相关死亡人数的20%,而到2018年,这个数字增长到98%。

  由此可见,“不能呼吸”不仅是弗洛伊德临死前的生理感受,更是非洲裔在美国的整体生存困境或心理感受。

  英国《卫报》曾发表文章指出,一句“我不能呼吸”表达的,不仅是被夺走了自由、人权或者尊严,它表达的是:你正在夺走我呼吸的权利。这句话说出来的是人性价值的毁灭。当警察死死压住了弗洛伊德的喉咙,这个瞬间等于宣布:人命在这个国家不值钱。

  种族问题彻底解决是“奢望”

  从根本上看,导致非洲裔“不能呼吸”的正是美国社会长期普遍存在的制度性、系统性、结构性的种族主义。

  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美国种族》报告指出,在美国废除奴隶制150多年后,奴隶制的遗毒仍然深刻影响着非洲裔的社会地位。美国种族歧视系统地反映在贫困率、住房、教育、刑事犯罪率、司法和卫生保健等方方面面。超过半数非洲裔受访者认为,“美国不可能实现种族平等”。

  “受法律的限制,公然歧视的行为不被允许,但隐性歧视问题屡见不鲜。”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袁征对中新社记者说,在就业、教育、医疗、选举等各个领域,黑人与白人法律上具有同等地位,但实际上一旦达到某一层次后,就会出现“隐形天花板”。且这种现象不只针对黑人,有色人种均会被如此对待。

  新冠肺炎疫情也直接凸显了美国社会里非洲裔在生命健康权上所面临的种族不平等。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去年11月30日的统计数据,非洲裔美国人新冠肺炎病例数,是美国白人的1.4倍;住院率是美国白人的3.7倍;死亡数高于美国白人2.8倍。

  郝亚明分析称,相比白人而言,非洲裔等少数种族在罹患心脏病、中风、哮喘、肥胖、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等疾病上的几率历来较高,这使得他们更易成为新冠肺炎致死的高危人群。种族健康的差异,很大程度上是系统性的种族医疗鸿沟长期累积导致的结果。

  据美国《国会山报》网站报道,即将上任的美国白宫办公厅主任罗恩·克莱因于今年1月16日公布了一份有关拜登上任后的优先事项备忘录,其中包括拜登将在上任第一天签署重点关注“新冠疫情危机、经济危机、气候危机和种族平等危机”这四方面的十几项行政命令。

  袁征表示,少数族裔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一直都是民主党的基本盘,拜登将采取相对宽容的政策缓解目前紧张对立的族群关系。但长期以来积累的种族问题或只能得到缓解,并不能奢望得到彻底解决。

  1968年马丁·路德·金博士遇刺后,美国众议院议员约翰·科尼尔斯动议将其生日设立为联邦假日。1979年众议院以五票之差未通过该法案。1981年,著名歌手史提夫·汪达主持和平集会收集了600多万署名,请愿国会再次通过法案,这也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请愿事件。1983年,美国总统里根在白宫玫瑰花园签订法案。1986年里根宣布确定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同年1月20日,人们首次庆祝第一个纪念美国黑人的联邦假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按照美国宪法规定,各州需自行立法指定假日。讽刺的是,直到2000年这一纪念日才在50个联邦州被同时确定下来。

  曾与马丁·路德·金博士并肩站上街头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约翰·刘易斯去年7月逝世。他是那场华盛顿大游行的六名组织者之一,也是集会上最年轻的演讲者。如今,马丁·路德·金第36个纪念日,黑人处境依然艰难,制度性种族歧视仍旧存在。在北美大陆上,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似乎仍遥不可及。(完)


信息中心
周热点 +更多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