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 >> 聚焦天下

信息量很大!钟南山最新发声

发布日期:2021-03-04 来源:成都商报

北京时间3月2日21点,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出席由爱丁堡大学组织举办的国际疫情防控专家研讨会,与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进行连线对话,探讨全球抗疫合作等话题。


图片


面对全球疫情,双方一致认为,现在多个国家的经验已证明,疫苗对于抗击疫情是有效的,但必须要基于全球合作,尤其是要开展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合作。福奇认为,要在疫苗注射和自然防疫方面取得一个很好的平衡,切忌操之过急。钟南山则提醒称,当前注射疫苗并不代表能够百分之百地解决问题,即便注射了疫苗也不能掉以轻心。随着疫苗的研发和陆续上市,“我觉得至少要有2-3年的时间才能形成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钟南山说。 


视频↓↓

南方都市报
#钟南山 :至少要有2-3年的时间才能形成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
视频号

实现全球合作需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协调

福奇认为,面对疫情,经济停摆和恢复必须要同公共卫生防疫的要求匹配起来,至于如何找到经济和防疫之间的平衡,需要开展有效的政治说服,将包括社会科学、政治科学界在内的多个学科联合起来,找到真正有效的解决办法,“比如现在多个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疫苗对抗疫情是有效的。但这必须要基于全球合作。有效的疫苗和诊疗方法不能只掌握在富国手里,而要开展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合作。”他说。

福奇也指出,全球合作之所以重要,其一是出于道义责任,其二在于病毒变异。仅仅一个国家的成功防疫是不够的,如果不开展跨国合作,病毒会在跨国传播中快速变异,反过来又会冲击已经成功防疫的国家。“面对快速变异的病毒,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

对此,钟南山表示十分认可。他认为,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假如新冠病毒还在个别国家蔓延,那么新冠肺炎就不可能在全世界得到控制。“这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共同地面对新冠肺炎。我们想终止这个疫情,就需要由每个国家的决策层基于科学、基于证据去进行恰当的决策,大家都尽最大的努力,所以我们需要全球的团结。”

图片

福奇又谈到,现在各国要保持团结合作的精神,用这种精神来推进全球卫生健康网络和工作的开展,让每一个国家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并且都能在其中学习和吸收这些痛苦的经验,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我们都不能忘记经验教训。

对于全球合作,福奇表示乐观,“之前其实一些全球合作也有一些成功的例子,比如麻疹和脊灰,无论是大范围还是小范围,都有各方面的例子,所以具体到新冠,我觉得没什么理由创造不出成功的例子。”

钟南山认为,要实现全球合作这一目标,需要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协调。“现在拜登总统上台之后,也声明了美国会重返世卫组织,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更有助于我们应对各种各样的传染性疾病,所以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一起合作,在世卫组织的协调下一起合作。我们也一直建议大家提高对世卫组织的资金的支持,世卫组织可以更好地发挥疫苗公平分配的角色。”

“至少2-3年才能形成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

针对众说纷纭的“群体免疫”,钟南山表示,这不能够用一些不科学、不人道的“自然免疫”手段达到群体免疫效果。

随着疫苗的研发和陆续上市,“我觉得至少要有2-3年的时间才能形成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他说。

钟南山还提出,变异的病毒对疫情防控形成了巨大的挑战。因此,达成全球合作有助于进一步推进疫苗的研究工作,也能够设计更好的疫苗来防止变异。

重启经济不能操之过急或动作太慢

全球经济何时能重启、人们何时能恢复正常生活,这是备受关注的话题。福奇认为,当中尤为重要的问题在于,要在疫苗注射和自然防疫方面取得一个很好的平衡。“我们不能够操之过急,如果操之过急,恢复所谓的正常的生活,就很可能会面对疫情的反扑,就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险。但如果动作太慢,也可能会是一个痛苦而缓慢的过程。”

钟南山非常同意福奇关于“重启经济不能操之过急”的观点。他表示,和其他国家相比,在每百万的确诊病例数据,以及每百万的死亡人数的情况中,中国的人数都是最低的。去年全球各个国家的GDP都有所下降,中国的GDP在去年上半年也有所下降,但在下半年恢复了正常的经济发展。中国采取的措施就是严格的疫情防控,中国的政策是“除非疫情能够得到基本的控制,不然就不会重启经济活动。”他引用福奇常用的一句话称,“对重启经济活动不能抢跑”。

钟南山还表示,我们从18年前的非典中吸收了教训和经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能够尽早做出一些反应,比如“封城”以及在社区阻断疫情的传播。“所以我们不能够操之过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在考虑什么时候能够复工复产,去年一直到疫情基本得到控制2个月后,我们才重新开放经济活动及复课。在这方面我们做出了很严格的规定,我觉得很多的其他国家在这方面的规则不够严格,就导致了过于快地复工复产,疫情就再次反扑,这是很多其他国家的人民所经历的问题。”

很难预测一年后会怎样,但会比现在好

福奇表示,在未来一年之内,我们不可能让全世界的人都打上疫苗,但预测已经能够较好地控制疫情,采取了一些措施让我们逐渐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经济能够复苏,社会也能够得到一个比较良好的发展。跨国境的旅游、旅行也能够重新出现。

视频↓↓
南方都市报
#钟南山 :我对抗疫的未来还是很乐观的
视频号

钟院士表示,一年以后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不认为一年后能够根除疫情或者这类疾病,我们还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比如病毒的变异可能会出现,比如说也会有新的感染病例。但他对于未来还是很乐观的,因为目前的发展方向是对的,大部分国家目前的传染病例正在减少。

他称,一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还很难预测,但一年以后所有的情况都会比现在要更好,朝着一个好的方向。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努力,全世界各地的专家还需要通力合作,能够开发出新的药物、新的抗体、新的更有效的疫苗,这些都是我们要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的必要前提。“总结一下,我很难预测一年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会比现在好。”

对话
注射疫苗以后也不能掉以轻心

当晚视频连线结束后,钟南山院士院士接受了相关采访。

问:您一直期待和福奇博士共同参加这个论坛,您和他最大的共识是什么?


钟院士:最大的共识就是目前的情况评估以及我们在应对疫情方面的一些策略,我觉得我们都是一致的,福奇强调了全球的团结,我个人非常同意。因为我们正在对抗共同的敌人,就好像是气候变化、大气污染等等,我们面对的这个威胁是没有国界的。

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中国人都记忆犹新,我们曾经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中国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从当年的非典中吸取了很多经验,比如说早期的阻断、封城、人员的隔离、社区的防控等。

问:关于疫苗方面,福奇博士鼓励人们尽快地接受疫苗注射,您对这方面怎么看?您怎么评论中国的疫苗注射?


钟院士:第一,我觉得一旦疫苗到位了,注射了疫苗,我们就能够更快地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不过,我们其实也会看到注射了疫苗一周以后又感染的情况,所以我们也不能够断言说注射了疫苗以后一切就会正常了、注射了疫苗以后你就不会再感染了,这是不对的。

第二,疫苗注射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保护。我们知道,现在中国的疫苗产品和美国的疫苗产品都体现出它能够防止病情的恶化,但是也有一些并不能够防止轻状的出现,这一部分注射了疫苗的人仍然可能具有传染性,所以我可以说疫苗不能够百分之百地解决问题,这些人仍然应该非常谨慎,哪怕他们注射了疫苗以后也不能够掉以轻心。

问:今天您和福奇教授在“全球合作、团结一致是重要的”等达成共识,此刻,您特别想跟媒体分享的感受是什么?


钟院士:真正的科学家和学者与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有几条共识:一是对传染病本身,以前认为传染病很快过去了,要主要应对慢性病,这个是不对的。这次疫情对全球造成的损失超过任何一个慢性病。所以每一个传染病都要非常重视,各个国家、各个政府都要非常重视,这是一个很强的共识。要做出一个决策,必须要基于科学、基于实际的证据,而不是基于政治。

我想,对于人民、老百姓、科学家,我们的感受是一致的。如有把疫情防控人为政治化,会造成很多隔阂、造成很多误解,我想通过越来越多的交流,互相的看法和隔阂会越来越少。

问:疫情防控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您对您的母校爱丁堡大学所在的英国,以及福奇教授所在的美国等欧美,包括非洲,疫情防控依然严峻的各国,您有什么建议?


钟院士:我是43年前去了苏格兰的,实际上是一个访问学者,那时候改革开放,我是教育部第一批派出去的。当时,苏格兰对我们很友好,对中国也了解得很少。此次疫情,苏格兰比英格兰好很多。

从深层次看,实际上无论在英国、欧洲还是美国,都比较提倡而且希望人们能够保持距离、戴口罩,但很多老百姓认为这干预了他们的自由,这是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国外讲“我要我的自由”,中国人说“个人的自由要服从于集体的自由”,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看重的不是个人自由,而是看重大家都有自由,这是我很深的体会。

我们的看法是“人的生命是最高的人权”,但是他们的看法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我们看来,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但伤害了自己的健康,而且你可能影响甚至侵害别人的健康。


信息中心
周热点 +更多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